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职工园地 > 文学创作

且从诗意悟诗魂—读邵永刚诗歌集《汉语叶子》

发布时间:2019-08-13 来源:驻马店网 浏览:8303

  □ 陶秉礼

  邵永刚新近出版的诗集 《汉语叶子》 , 初读, 没能读透其中的诗意韵味; 再读, 悟若泉出, 颇有收获。细品之后, 方才下笔评说。这些诗作, 是与大地山川敞开胸怀的热情拥抱, 是与日月星辰的握手对话,是与风云雨雪的美丽邂逅, 是与树木花草的亲密旅程。总之, 这是诗人心灵与自然万物的真诚交流, 也是诗人心灵深处的虔诚表白, 从芬芳浓郁的诗意中, 渐渐悟出诗的魂魄与远方。

  一、 融入自然, 锻造诗魂

  生活是文学艺术创作的源泉,大自然唤醒诗歌创作的灵感。诗人从大自然中捕捉灵感, 书写生活。从这部诗集的作品来看, 诗人大都是以大自然的景物为着眼点,生发情致, 抒发情怀。据说诗人为了使自己的诗句更加纯洁、 更加超脱, 曾云游四方饱览祖国大好河山, 并 “与世隔绝” , 到向往的 “世外桃源” 进行修炼, 锻造诗魂。这种精神和行为无疑是难能可贵的。从诗作中的 “穆溪”“梧岭” 等地名来看, 从作品中的诗意和境界感受到, 这种 “探索” 是自觉的,“修炼”是有益的,“实践” 是成功的,“效果” 也是明显的。就其书写自然的诗作可以看出, 大自然是他慰籍心灵创伤的挚友, 是唤醒他心中挚爱的美丽天使, 也是他诗歌创作的不懈原动力。自然万物给了他丰富的想象、 浓郁的诗意、 内涵厚重的诗魂。

  融入自然, 不仅仅是身体融入自然, 更重要的是身心融入其中,才能创作出打动读者并被后人赞扬的优秀诗作。如 《青山记》 《梨花记》 《山居》 等诗作, 均为吟咏大自然的上乘之作。在 《山居》 诗中写道:“一枝斑竹上的新雨/寂寞。寂寞得清凉凉的//一滴一滴, 欲飞不飞的/寂寞//内心异常干净//在清晨成为他采撷疗病的露珠/在暮晚成为他瞭望漫步的星辰。 ” 诗人写斑竹上的新雨, 即居住在山中的一滴露珠, 这是再平凡不过的小露珠。但它是 “斑竹” 上新雨形成的露珠, 更显得清新、 清爽、 清丽, 即使 “寂寞” 也是清凉凉的; “欲飞不飞” , 多么逼真, 多么形象; “内心”异常干净, 既是写 “露珠” 的内心,又是写 “斑竹” 的内心, 也是写自我的内心; 有了它, 就这一滴纯净、 纯洁、 纯真的小小 “露珠” , 可以疗病,可以瞭望远方。这说明诗人虽在异乡的山间居住, 心却是纯洁、 纯粹的, 也是无比舒畅愉悦的。还有“雨后青山, 像被泪洗过的良心” ,“一场雪被枝丫擎往高处, 千朵万朵, 梦里的水滴还在嘀嗒作响, 千朵万朵拼命的白, 白得和月光一样忧伤” 等诗句, 清新丽质, 佳美隽秀, 干净利落, 是诗人身心融入自然、 吟咏自然、 与自然为伴的真实写照。

  二、 诗意浓郁, 意境深远

  诗意是诗人用一种艺术的方式, 对于现实或想象的描述与自我感受的表达。从我国古代描写自然山水景物的诗作来看, 大都具有委婉细腻、 别具一格、 流连忘返、 引人入胜的特点, 且充满深远的意境, 让人止步、 让人留恋、 让人遐想、 让人回味。诗歌是一种境界,仔细品读邵永刚的诗作感到, 诗人似乎摆脱了那种为写景而写景的羁绊, 在洋溢着浓浓的诗意中释放出心灵内凝的劲道。这一首首描写自然景观的诗歌, 由于诗人恰当的诗意运用, 给人以自然景色壮丽的美感, 充满委婉的抒情意味, 又蕴含着诗歌的内在魅力。

  他长于立意, 善于构思。如《穆溪散意》 的诗中:“枯藤昏鸦, 小桥流水/桥旧, 水新/淙淙的水声偶尔暴露了石桥的位置//山, 起了云气: 缥缥缈缈/一爿草庐似乎也只好之之乎乎/者者也也/起来//干净的风静静吹着干净的星辰/穆溪,盈盈的荷塘/只养清水不养鱼, 可乎。 ” 诗人借用古人的诗意渲染氛围, 虽然 “桥旧” , 但水是新的, 只有“一爿草庐” 在那里谈笑风生, 只有“干净” 的风, “干净” 的星辰, 还有那一湖清水。俨然一幅小桥流水人家风景画面, 真是 “世外桃源” 。多么富有诗意, 多么令人心旷神怡, 这就自然而然吸引感染着读者。

  傍晚本是美丽的, 在诗人的笔下, 显得更加旖旎动人。在 《暮晚》的诗中写道:“落日圆满, 落日下的尘世/也是//古人陌上吹笛/今人斜倚窗前//风懒懒地吹//懒懒地把过往的日子, 和/那些日子的风声、 雨声、 欢笑声/吹落枝头。 ” “落日圆满” , 比喻忙碌的人们随着落日圆满结束了一天的劳作生活。夕阳西下的人儿斜倚在窗前, 听着那悠扬的笛声, 风懒懒的, 把乡村日子的风声、 雨声、 欢笑声吹落枝头。诗歌名为写景, 实为抒写乡村百姓惬意美好的生活。

  又如 《冬柿》 的诗中写道:“霜白里的红, 在枝头/悄悄亮透了//曾经微微矛盾的红/一点一点, 在霜白里/亮透了//红愈透, 霜愈重//岁月旷远/白与红相互轻轻含着/在初冬黧黑的枝头。 ” 诗中写挂满树枝的柿子在寒霜里挺拔傲立, 固然是 “矛盾的红” , 但是, 霜愈重, 红得愈透, 且“亮透了” 。可以说是一幅柿子挂满枝头的水彩画。但诗中赞扬了柿子不畏寒霜、 愈霜愈红的品格与精神。同样, 一个人也是一样, 在 “岁月旷远” 的日子里, 要历久弥坚, 经得起艰苦岁月的磨难。

  三、 留白大胆, 韵味悠长

  留白原本是国画创作的重要艺术手法, 运用在诗歌创作上, 就是把一些情节略去不写, 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。正如孔子所说 “书不尽言, 言不尽意” 就是这个道理。“不著一字, 尽得风流。 ” 诗歌留白艺术运用的得好, 能与读者共同创造余味无穷的深邃意境。仔细品读永刚的诗作, 他的多数诗作都能让读者在空白中凭想象进行再创造。这也是其诗歌的显著特点。

  如 《见平川疏月而思望》 的诗中:“此时此刻的云/和随之而来的月色/千数百里, 只为让他伫望//梅花, 落在了宋朝……//再远是雍容丰腴的大唐/再远, 是瘦骨清象的魏晋//岁月遥永, 谁给了他荒疏的山野, 萧瑟的琴声/谁给了他一个/久久地望着孤月的悲凉? ” 此诗先写 “云” “月色” 等意象景物, 接着写 “宋朝” “大唐” “魏晋” 历史朝代, 不管是写 “千数百里” , 还是写 “岁月遥永” , 都是为了衬托 “他” 的 “思望” 。梅花受宠的宋朝也好, 雍容丰腴的大唐也可, 瘦骨清像的魏晋也罢, 他一个人正久久地望着孤月的悲凉。天地之间, 朝代更替, 留白肆意大胆。是孤月悲凉呢?还是 “他” 悲凉呢?读者自然会浮想联翩。

  有不少读者认为, 永刚的诗作深奥难懂。懂与不懂是相对的, 正如诗评家臧棣所说:“从未有过一种诗歌, 是人们读不懂的。换句话说, 也从未有过一种诗歌, 是人们已完全读懂了的。 ” 俄罗斯女诗人阿赫玛托娃说:“把诗写晦涩是不道德的。 ” 我说, 把诗写直白也是丑陋的。永刚的诗歌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, 被诗界看重, 被诗歌同仁们认可, 就在于其诗作 “闲笔处处藏千山万壑, 轻渺淡化隐千钧九鼎” , 在于他把诗歌当作一种创作责任与执着追求, 在于 “为自己制造一个到达不了的远方” , 并不断地超越自我。

  四、 言简意赅, 字字珠玑

  当下,“超短诗” 流行, 构成了一 种 不 容 忽 视 的 写 作 与 阅 读 风潮。永刚的 《汉语叶子》 及其他两本诗集, 都是短诗, 少者三五句, 长者二十余行。大有 “一年四季, 惜墨如金只写秋; 五岳三江, 成诗撰玉多吟月” 之感。但每一首诗都蕴含着一种思想、 一脉情怀、 一汪春色、 一丝秋雨、 一幅画面。这也看出诗人笔头上的 “功力” 。

  在 《冬》 的诗中写道:“穆溪, 茫茫无际的雪野, 只说着/梅花//这寥寥数语//他轻轻掩却柴扉/归家安坐/屋外, 一世界寂寞都是梅花的。 ” 只有短短几句, 写穆溪这个地方是自己梦想的地方, 也是心仪的地方, 或许是诗人虚拟的地方。在漫天大雪飞舞中, 他轻轻掩却柴扉归家安坐, 由于屋里安静, 不如说是人的心静, 外面的世界再热闹, 里面也是安静寂寞的, 这些都被梅花悄悄收去了。诗中既写内,又写外; 既写动, 又写静; 既写物,又写人; 既写人, 又写心。可谓删繁就简, 言简意赅。

  又如 《离四句》 的诗:“撒盐养海, 画火御寒/他以此/偿付着所欠汉语的恩育/一叶音在弦外, 一叶在地如天。 ” 这是作者对汉语尤其是对诗歌语言的认知, 也是对诗歌使命的责任担当。他以 “撒盐养海, 画火御寒” 的精神追求和舍我其谁的气概, 报答 “所欠汉语的恩育” 。短短四行三十余字, 写出了诗人在漫漫诗路上的雄心壮志和远大抱负。

  诗人把许多优美诗句献给人类生活的自然景观, 可以说是篇中有佳句、 句中有奇词妙语。如 “南枝暖, 北枝寒, 植于柴庭的桃花儿自是别样的贞静” , 一 “南” 一 “暖” ,一 “北” 一 “寒 ‘, 道出了桃花的贞静和天气的细微变化 ; “风, 一软, 草木就知道了” , 一个 “软” 字可以感悟到季节的更替; “月光曾点亮过一座村庄, 月光, 也曾抹去过一个朝代” , 多少朝代在月光下被悄然“抹” 去, 让人俯首沉思; “一滴生了翅膀的水, 在天空中飞成一朵白云” , 水长了翅膀, 无忧伤、 无国界和制度的飘忽不定, 这该是多么形象而又富有内涵;“后门溜去看梅花/一朵汉, 一朵唐, 一朵宋/一朵似乎还没想好” , “汉、 唐、 宋” 折射出中国的历史进程及发展变化等,这些佳句美词语言熟稔、 用词别具, 彰显了诗作的艺术魅力, 表现了独特新颖的创造力, 洋溢着丰富优美的无限想象力。

  要成为一个诗人, 自己首先是 一 首 诗 。 阅 读 品 味 永 刚 的 诗作, 我能感觉到诗书凸显的是一位有自己独立见地的诗人, 一位有独特语言、 语境的诗人, 一位不赶时髦、 不跟风的诗人, 一位有责任、 勇于超越自我的诗人。总而言之, 他是一位独立行走的真诗人, 他自己本身就是一首诗。

(转载来源驻马店网文化频道)

相关链接:
    无相关信息
Copyright ©2015 All Rights Reserved驻马店工会版权所有豫ICP备15012087号
地址:驻马店市驿城区开源大道电话:0396-2601387

豫公网安备 41170002411734号